返回首页
散文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散文诗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爱国诗歌 格律诗 古词风韵 英文诗歌 诗歌大全
日记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情感日记 经典日志
语录
经典语录 唯美句子 伤心的句子 表白的话 雷人语录 微小说 生活常识
故事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好文章
文学集锦

文章详情

散文 诗歌 随笔 句子 语录 日记 故事 古词 心情 美文 情感 专题

年糕

时间:2019-03-30 13:04:36  阅读:  短文学:诗凡闻山

腊月回乡祭祖,在老家逗留了几日,临别出山那天,堂弟送了我一盒年糕。所谓年糕,其寓意乃年年高的意思。按习俗,年糕是过年必备食物,平日鲜见,只有临近春节,才有它的身影。

孩提时代,我最喜爱过年,每逢辞旧迎新之时,除了点炮竹,换新符、穿新衣外。

还有一道难忘的口福,便是品尝母亲亲手蒸制的年糕,嚼起来甜滋滋,软绵绵,圆润鲜美,馋涎不止。

说实话,母亲心灵手巧,是制作年糕的一把好手,每逢到了腊月廿四,母亲便着手这项工作,从备料到加工,都作了精细准备。记得每年秋后,母亲就托人从老家捎回一些粳米,这些米属单季稻,由于生长周期长,质软粘性好,是制糕的上等原料,如果再配加一些上好的糯米,做出来的年糕,口感香软爽滑。

想当年,制做年糕全凭手工操作,即便磨粉这样重体力的活,也要靠最原始的石盘磨碾,一人推磨,一人往石盘上面的圆孔里撮撒米料,干起来即费时又费力,所以这些事,平常都属于男人干的,而我家例外,由于父亲长年被流放在外,只能由母亲独担。现在回忆起来,很难想象当年的母亲,以她那瘦弱之躯去完成这样一件工作。

母亲推碾磨粉,力小速緩,有时不得已靠两手轮换使力,右手累了换左手,左手累了换右手,虽说磨盘转速缓慢,却未停歇。站在一旁的我,总要伸出助力的小手,拼力帮母亲推一把,希望替母亲省些气力。

当一抹抹被碾碎的粉末,从磨盘的缝隙细细渗出,悄然地散落到沟槽中。看着那些粉未慢慢积堆起来,母亲的汗水顺着脸颊一直不断地滴落在地上。那暗淡的灯光,照着她滿身疲累的背影……

磨完粉,母亲将粉料放置大盆里,注入红糖水,调搅成稠糊状,用大木勺舀出,平摊入蒸笼内,中间还嵌放一些猪肉条或脱核红枣。加工年糕的蒸笼是竹制的,有三四层高,层与层之间用竹管连通蒸汽。蒸制年糕很费时,用木柴烧制,须花七八个小时。

烧制一般从下午至午夜凌晨结束,这是一段最惬意的时间,吃罢晚饭,我偎依在母亲旁边,靠着灶堂口,借着柴火透出余溫烤暖,一边听着母亲讲故事,一边看着干柴燃烧迸发的啪啪火星,心里盼着年糕早点出笼解馋,到了午夜时分,我瞌睡上来偎在母亲怀里睡着了,但心里总还惦记着年糕,时而会醒来问母亲,熟了吗?母亲垂头看着我说,快了!看着母亲那机械地往灶膛添柴的小手和滿脸的倦容,少年的我,总觉得母亲太累……

凌晨时分,母亲叫醒我,切下第一块年糕让我尝鲜,此时的我,跃雀,滿足,幸福……

几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藏在心底的那抹童真,那块年糕,成了我追忆母亲的情丝,萦绕于怀,每年回乡祭奠母亲,我总会带着年糕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上篇: 一棵花树 下篇: 不要忘记还我

用户评论 (0)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好文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