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散文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散文诗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爱国诗歌 格律诗 古词风韵 英文诗歌 诗歌大全
日记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情感日记 经典日志
语录
经典语录 唯美句子 伤心的句子 表白的话 雷人语录 微小说 生活常识
故事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好文章
文学集锦

文章详情

散文 诗歌 随笔 句子 语录 日记 故事 古词 心情 美文 情感 专题

爸爸,哭吧

时间:2017-03-01 13:55:22  阅读:  短文学:傅小忍

我知道父亲想痛哭一场,不管是向已逝的故人寄托哀思,还是想把恐惧通过眼泪从体内驱逐

2016年10月3日 ,我从山东来到成都求学刚满一个月,此时的我正利用国庆假期和朋友在成都各个景点玩耍,下午两点,刚到杜甫草堂的北门口,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第一次离家千里,母亲自然时刻牵挂,可我俩早有约定,只有在对方忙完一天工作学习后的晚上,才电话或者视频。母亲知道我现在兴致颇高,若不是紧急的事,母亲是断然不会打扰我的。当时心里也没有想到什么不好的事。只是快速的按下了接听键,问了句:“妈,怎么了?”母亲用又小又轻的声音说:“伟,跟你说个事情,你周叔叔没了。”其实,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先想到的是我爸,我觉得此时我爸一定是五雷轰顶。我忙问:“什么时候的事?”“昨天晚上,你周叔叔疲劳驾驶,和前面的汽车追尾了......”周叔叔和我爸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弟,两人有近40年的交情,他们曾相互扶持熬过最困难的时光,母亲甚至玩笑般抱怨自己不敌周叔叔在父亲心里的位置。我和母亲都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小心地问:“那我爸?” 我听见电话那边的母亲吸了一口气,缓缓说着:“听到消息时,你爸脸都抖起来,大喊了一句‘我X’, 就再也没说话,为了处理你周叔叔的事情,昨晚上跑这跑那,今儿中午才回来,刚才在沙发上倚了一会儿,睡着了。伟,你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你爸心里难受。”我说:“妈,我了解爸爸,现在不是给他打电话的时候。”

出了这样的事情,完全没了再游玩的兴致。我清楚,与其闷闷不乐陪朋友逛完全程扫了朋友的兴,还不如自己先离开,于是借口说身体不舒服后只身返校。我从小晕车,从成都到我们校区也得近两个小时,换做先前,回到寝室我一定是倒在床上不愿起来,可心里有事儿再多的不舒适也被搁置在了一边。刚从卫生间出来,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一个箭步猛地从桌子上把手机拿起来,当看到来电显示是朋友时,我心里有点失落,接完电话,我又默默地坐在了一边。我知道,我在等电话,可不是朋友的,也不是母亲的,而是我此刻最伤心的父亲的电话。是的,我拒绝了母亲要我给父亲打电话的建议,我了解父亲,那样倔强又要强的他,怎么会任由自己在孩子面前暴露软弱与悲凉。父亲需要一个缓冲的机会,而我却希望父亲主动播出我的号码,更希望电话那边的声音依然平稳有力,电话那边的他依然可以坦然面对许多事情,为自己和家人撑起一把巨大的保护伞。

我预感父亲会与我联系,就像每次我遇到难过的事情,自己缓冲过后第一个想要倾诉的人的总是他。可我说着说着总会掉泪,这也是父亲对我最嗤之以鼻的事情,他总骂我没出息,动不动就哭鼻子。但我多希望父亲可以在我面前痛哭一场,就像我在他面前一样!正当脑子思绪纷飞的时候,请求微信视频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爸爸,我深吸了一口气,点了进去。此时我在四川,父亲在山东,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依然闻到了满脸通红的父亲身上的酒气。我有点责怪的问道:“爸,怎么喝这么多酒,不知道伤身体!”爸爸也不说话,一直看着我,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伤心,看出了无奈,甚至看到了恐惧。父亲终于开口了:“伟,你书读的比爸多,你说说,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没了呢!我想不通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周叔叔不是因为爸爸所信奉的生老病死而离开。而是死于车祸,死于意外。没有人会把意外归纳在自己的人生计划中。人生有很多让人无能为力的事情,谁知道自己会摊上哪一件。像我这样的大学生,还觉得自己拥有大把青春与看的见得美好未来,谁会想到那么多不好,往自己身上泼冷水,让自己整天全身冰凉。我只得对父亲说:爸,人各有命,你还有我们呢,别想太多。”父亲点了一根烟,却没有吸,就这么一直拿着,看着烟雾缭绕,“臭小子,给你爹上起课来了。”父亲突然说。我一下子愣住了,父亲喝多了呀,以前,喝多的父亲是个话唠,拉着我的手跟我讲半天人生,还前言不搭后语,让我颇为头痛。可今天,喝醉的父亲竟然被我灌了心灵鸡汤。我的心突然疼了一下,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心一直在疼。

父亲似乎不想再说话,眼睛老是往上看,我说道:“爸,没事儿我挂了,您别太伤心了。”正当我想要挂断的时候,父亲突然默默说了句:“世事无常这个词总结的真好,我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现在离我这么远,要是哪天我出个什么事,你也不能立刻赶回来,真显得你爹有点可怜。” 我的手一下子停在半空中不能动弹,我突然明白,周叔的意外让父亲对死亡增添了一丝恐惧。世事无常这个词汇固然总结的好,却总是不招人喜欢。我有点生气,责怪般的对父亲说:“说什么呢! 这种话也能随便说!”父亲笑了笑,说道:“我都多大年纪了,还忌讳这个,我倒不是怕死,就怕跟你周叔似的,连个话都没留下,只剩下亲朋好友难受。”我看见父亲的眼圈红了,眼球上好像起了一层水雾,我以为父亲要哭了,可谁知父亲佯装向别处看,等在看过来的时候,又恢复的跟没事人一样。我看在眼里,可我不想戳破。父亲维护的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父亲的的坚强,我也愿替他守护着。挂断视频后,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

我其实是希望父亲可以当着我的面哭一场的,可我终究没有看见父亲掉眼泪!我多么想告诉父亲,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来,有人走,可总有一些人,让你一想起来,就心里一暖,即使他已经不在你的身边!我多么想让父亲知道,不管我在哪,他在哪,不管我们离得多远,他记挂着我,而我也在惦念着他!或许父亲哭了,我们谁都没有看到,或许父亲没哭,把眼泪化成了力量。

爸爸,哭吧,除了周叔,我们谁都看不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上篇: 我走了,老公杀了我的奶奶 下篇: 她的成熟知性令我心折,如今一别两地依旧难忘

用户评论 (1)

热门评论

  • 2017/03/01 付小忍

    好文章,赞一个!

    (1) 回复

最新评论

  • 2017/03/01 付小忍

    好文章,赞一个!

    (1) 回复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好文推荐
热门专题
精彩栏目推荐